7color

我的相簿有一本是2003年12月去七彩湖的,那裡的高山雲海,景色,令我久久不能忘懷,這次的七二水災,讓孫海橋毀壞
而且台灣各界都在討論是否需要搶救那些常常崩塌的山區建設....我在登山網站看到這一篇文章,轉貼過來讓大家看看
其實,生態是需要修養的,現在台灣人,有了一點錢,就認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,絲毫不考慮到生態保護,我也建議丹大封山
修養一陣子,讓這七彩湖的生態,可以在過幾年之後,以更多樣的面貌,重現在大家眼前,也希望那時候,國人的生態保育觀念,
有進步了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救丹大 張景森發動孫海橋之役
尤子彥/台北報導 20040721

中台灣四驅休旅車的朝聖路線丹大林道,在七二水災之後,由於通往丹大林區七彩湖唯一的車道「孫海橋」遭沖垮,公路單位展現極高效率,已經迅速發包,待河水消退,將於七月卅一日前完成搶修。不過,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卻指出,孫海橋以上沒有居民,也沒有部落,只有一片遭濫墾及被休旅車惡行蹂躪的國土,張景森主張行政部門應以「不作為」的措施,拒絕孫海橋的重建,讓丹大林區封山復育。
他甚至表示,民進黨政府能否下決心改革、打敗這些濫墾濫伐者,落實標舉的綠色價值,維護黨旗的顏色,就看災後國土復育的「孫海橋之役」了!
為此,張景森還親手寫下「孫海橋的故事」一文。他指出,丹大林道舊稱「孫海林道」,是伐木業者孫海一九五七年所建。沿濁水溪上游丹大溪谷興建,由海拔四百公尺緩升到二千四百公尺,全長約六十二公里,直接挖到中央山脈的屋脊。孫海是台灣當時三大林業鉅子之一,孫海不知運用什麼管道取得丹大五千公頃原始森林的伐木權,據說老蔣收他當乾兒子外,還派工兵替他開闢這條林道。這條路原本僅開到六十二公里處,離七彩湖還有十二公里。一九八九年,台電為了高壓輸電工程,又開闢到海拔二九五二公尺的七彩湖。公路單位的地圖上還把她打上虛線,夢想有一天能開闢到花蓮的萬榮。
丹大地區原本生態資源豐富,有台灣獼猴、水鹿、山羌、台灣長鬃山羊、台灣蜓蜥、菊池氏龜殼花、曙鳳蝶等七種珍貴稀有的野生動物,本區屬於高海拔針闊葉林相,有檜木、台灣鐵杉、冷杉及台灣二葉松等,到處是高山百合、高山薔薇、和高山蕨類,混生林帶構成美麗的高山景觀。
但是孫海僱用許多退伍老兵,砍光所有珍貴的紅豆杉、紅檜、台灣扁柏,破壞原始生態,伐木後重新造林的產權也屬於孫海林業。禁伐林木後,孫海將林地分租出去,種植高冷蔬菜,盜墾者也順林道長驅直入,林班地遭濫墾不止數百公頃。雖然經過政府纏訟多年,高山陡坡上仍然到處都是菜田,一下雨就泥流滾滾,衝下山去。第一次登山到這裡的人,沒有不被這種景象嚇壞:居然有如此殘忍的菜農,連海拔兩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地區都不放過。高山破壞,使得山崩、土石流威脅加大,過去幾年來信義水里濁水溪沿岸災情不斷,下游的「地利村」也成為明星災區和「神木村」齊名。
張景森指出,該林地不止濫墾,繼續盜伐的情形也相當嚴重。據當地布農族說,不少種菜者勾結地方黑道,偷伐巨木和樹頭做奇木桌,利潤十分可觀,而山上的巨木和殘餘老樹頭被盜走之後,這些人就放火燒山,可塗銷列入帳冊管理的樹籍,盜林證據也可以一筆勾消,然後將森林火災歸咎於原住民打獵生火,抓原住民來扛罪,然後藉此銷案。
忿恨不平的原住民忍無可忍,終於放了一把火,將木造的孫海橋燒掉,想要斷掉黑白兩道盜林者的路。沒想到一九六九年,政府竟然將它改建成水泥橋,名字居然也還叫「孫海橋」,讓盜墾盜林者額手稱便。當地的布農族友人抱怨新橋說,「這種橋燒都燒不掉」!
雪上加霜的是,因為丹大林道是距離長、海拔高,又通達極美麗的七彩湖,竟然變成四輪驅動吉普車族的朝聖地!只要是非汛期,一到假日,在這條路線上常可見到少則二三十台,多則上百台的吉普車在此奔馳,多數吉普車玩家從萬大溪或武界林道一路開到信義鄉,涉水長驅直入,輾壓溪床及丹大林道,盡情蹂躪美麗的七彩湖。七彩湖已經被台灣的山友改稱為「悽慘湖」了!
張景森認為,這條罪惡林道每次遇到颱風或大雨一定多處坍方,政府也行禮如儀,迅速運用國家的人力、物力,甚至於用直昇機去搶救!但如今應該感謝敏督利颱風,大自然的憤怒取代公權力,沖毀孫海橋。橋樑沖毀後,高山濫墾、盜伐、破壞生態、土石流、洪災,就這麼簡單解決了,站在保育國土的立場,更衷心希望孫海橋不要再復建,把丹大溪流域和卡社溪流域還給大自然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UNCAN 當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